属于那一个夏季的青春物语。

属于那一抹夏念的转角记忆。

属于那一阵夏风的寂寞气息。

此刻的海水,正蓝。

2015年11月28日星期六

夜空中最亮的星

风起时
金色的冥纸翩舞
木框内
你正睡得安详
懒得睁眼        拨开
鹤发满覆的柔情似水
慢火在体内
熬着一锅哀恸
————  题记


车子在幽暗的公路上时速一百公里地奔驰着。
那夜,清澄的月光在你的手臂上留下一抹温柔。
你倚着车窗,静默。

缀了云雾的群山叠峦在无力的视线里往后倒带着。
系上了时间幽微皱褶的零乱思绪在璀璨的小星辰下彷徨地漫天纷扬着。
你倚着车窗,恍惚。

凌晨三时,终于看见了那道刷上了朱红漆却沾染了些锈铁气味的大门。
踩着铺了小碎石的泊油路,咔擦咔擦地捣碎着狂乱的心跳。
你始终不愿相信,陡然的离开。

抖索的影子,在澄橘色的灯光下拉得长长怅怅。
徒留一隅夜风的荒凉承载着你那份模糊不堪的期盼。
你始终不愿相信,所谓的死亡。

你最终看见他了。
那张他荣休的照片端端正正地摆放在缥缈着袅袅香火的炉前。
你给他,上了柱香。

阿弥陀佛的圣号庄严地回荡在微薄的空气里。
你踏着乳褐色的地砖,缓缓地走向静躺在棺柩里的他。
沸腾在血液里的恐惧在冒着冷汗的皮肤上流淌着。

他正沉睡着。
你望着一脸安详的他,安静地沉睡着。
他那疲惫的身躯,是时候好好休息的了。

眼眶内结了层霜。
望着火盆内燃烧着的冥纸,霜也融化了。
最终只剩一堆灰烬,隐没了惦挂。

你从来都不知道死亡是怎么一回事,直到他走了,你才知道是那么一回事。
他的离开,使你们那一幕幕缝编着时光芬芳的记忆朦胧得抽象起来。
这世间上,也只徒留你一人守候着那份属于你和他的残旧记忆。

沉睡的死亡,回忆的抽象,斑驳了无垠寂寞的美好。

你坚信着,爷爷早已化成夜空中那颗最亮的星,闪烁着。



1 条评论:

Cheng Nee 说...

让你在嘈杂喧嚣的网路世界里,重新沉淀并唤醒文字的力量。欢迎注册加入我们,重拾你对写作和阅读的乐趣。
http://chinesesay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