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那一个夏季的青春物语。

属于那一抹夏念的转角记忆。

属于那一阵夏风的寂寞气息。

此刻的海水,正蓝。

2016年2月19日星期五

藍色大門

『她站在藍色大門前,你跑上前去,拉著她,推開了那扇虛掩的門,奔走。』

『一』
淡粉色的沙發上,你們嘻嘻哈哈打鬧著。
你望著她嘴角的弧度,宛如灑在落地窗外的那片陽光,溫暖著。
晾在陽台的衣服隨風搖晃,安靜了這段無限美好的時光。
而你們接近沸點的歡笑,震耳欲聾著。


『二』
她在那個墜著細微傷感的畢業花季,留下了張寫滿叮嚀的字條,離去。
你緊握著那張塞滿思念的紙片,任憑晃白晃白的光年在空蕩蕩的房間翻湧著,紛飛。
抓不住的昨天,瞬間刻骨銘心。


『三』
兩千九百多公里拉長了穿梭在兩座城市的記憶。
畫在左胸膛那份最初的心動,滴滴點點地倒帶著錯過的勇氣。
聽說那裡轉冷了。
只能望著她,在你看不到的天際征服了鏡頭。
好想她,卻小心翼翼的,不留痕跡。


『四』
隨著囈語老去的一千四百多個晝夜,深邃了你和她的稚氣。
那把熟悉的聲線迴蕩著,發光的熒幕閃爍了漆黑的夜。
瞬間,全世界只剩下你和她。剩下赤裸坦白的你和她。


『五』
種滿棉花的湛藍蒼穹下,你們回首著那年盛夏的日光。
一路輕握著,她微冷的掌心。
你的心臟因你的勇敢怦怦悸動著。
那是屬於你和她微小世界里的細碎小時光。


『六』
爾後,一切仿佛回到了原點。
依舊兩千九百公里的距離。她依舊抓起鏡頭訴說故事。你依舊握起了筆書寫物語。
然而時空裂痕里,總會抖落著沉默的掛念。


藍色大門前,她在你左臉頰上留下一抹溫熱。
你望著她漸行漸遠的背影,說好了。
不管多遠,一定會再見。

2016年2月1日星期一

九十五度距离

月台皎洁了最纯真的身影
漫天星尘纷洒挥霍夏季
青春的流年遥远了千里
摇晃的曾经
青苔遍了地

落地窗反折着暖阳的和煦
蒸发了鼻尖前稀薄空气
美好时代相遇
年少的我和你
化成无垠的记忆

徜徉在时光草坪
轻摘下百合的你
盛开的懵懂斑驳了憧憬
多少次错过的勇气
恍惚的残缺梦中老去
九十五度
最温柔的距离

徜徉在时光草坪
轻摘下百合的你
晨风中纷飞着你的蓝裙
多少次心动相信
朦胧的呓语远去
九十五度
最温柔的距离


2016年1月26日星期二

尘埃里的花

窗外的氤氲光尘试图编织着属于清晨的和煦,却斑驳了埋藏在这座城市的孤独。
微弱的光影坠满了街道旁墨绿的叶片,拼凑着一波波凝聚着光与热的树粼。

你在这座城市的某个商场里为了五斗米,静侯着。
卸下了冷漠,用所谓的完美表情在澄橘色灯光下脆弱地支撑着。

你在一片红海前卑微地徜徉着,卑微得在尘埃里开出一朵花。
一双双蔑视的目光灼伤了那份低微的姿态,无奈的喘息长长怅怅,静默着。

剥落了美好光晕的世界张网赤裸裸地反折在你视线里,龙猫的单纯瞬间在肆虐的冷笑中化作纷扬的碎片。

人无贵贱之分。
披着戴着拖着百元千元名牌的影子并没有多么的高人一等。
身穿淡蓝色衬衫静候折腰的你亦并没有多么的低微。

此刻,隔了片海的挂念在稀薄空气中浓稠深邃着。
无边的惦挂,晕开。


2015年11月28日星期六

夜空中最亮的星

风起时
金色的冥纸翩舞
木框内
你正睡得安详
懒得睁眼        拨开
鹤发满覆的柔情似水
慢火在体内
熬着一锅哀恸
————  题记


车子在幽暗的公路上时速一百公里地奔驰着。
那夜,清澄的月光在你的手臂上留下一抹温柔。
你倚着车窗,静默。

缀了云雾的群山叠峦在无力的视线里往后倒带着。
系上了时间幽微皱褶的零乱思绪在璀璨的小星辰下彷徨地漫天纷扬着。
你倚着车窗,恍惚。

凌晨三时,终于看见了那道刷上了朱红漆却沾染了些锈铁气味的大门。
踩着铺了小碎石的泊油路,咔擦咔擦地捣碎着狂乱的心跳。
你始终不愿相信,陡然的离开。

抖索的影子,在澄橘色的灯光下拉得长长怅怅。
徒留一隅夜风的荒凉承载着你那份模糊不堪的期盼。
你始终不愿相信,所谓的死亡。

你最终看见他了。
那张他荣休的照片端端正正地摆放在缥缈着袅袅香火的炉前。
你给他,上了柱香。

阿弥陀佛的圣号庄严地回荡在微薄的空气里。
你踏着乳褐色的地砖,缓缓地走向静躺在棺柩里的他。
沸腾在血液里的恐惧在冒着冷汗的皮肤上流淌着。

他正沉睡着。
你望着一脸安详的他,安静地沉睡着。
他那疲惫的身躯,是时候好好休息的了。

眼眶内结了层霜。
望着火盆内燃烧着的冥纸,霜也融化了。
最终只剩一堆灰烬,隐没了惦挂。

你从来都不知道死亡是怎么一回事,直到他走了,你才知道是那么一回事。
他的离开,使你们那一幕幕缝编着时光芬芳的记忆朦胧得抽象起来。
这世间上,也只徒留你一人守候着那份属于你和他的残旧记忆。

沉睡的死亡,回忆的抽象,斑驳了无垠寂寞的美好。

你坚信着,爷爷早已化成夜空中那颗最亮的星,闪烁着。



2015年9月5日星期六

海枯石烂

『这几天你在那个城市天气晴朗  因为你就是个太阳』
下午三点的苍穹少了暖阳用尽微光与温热拼凑的和煦,徒留缀染了墨蓝色的厚重云团放肆地倾下满城忧伤。卷缩在时光边陲的草坪上的寂寞种子在漫天飘洒的雨尘里发芽。
你想着远方的她头顶上的那片晴空,莞尔。
微冷稀薄空气里,你嘴角挂着一抹蒸发了纷扬雨水的弧线。


『只要你平安回来  就够浪漫
杯子里那朱红的酸涩微醺了你的挂念,深夜那片少了星辰的夜空仿佛少了她笑声的城市般静谧。
浩瀚的宇宙描摹着那宛若小小星辰般渺小的你还要庞大的无垠眷恋的存在。
麻痹的神经随着狂乱伤感的音符麻醉了躁动的影子,无力地脱下了凝结在眼眶的雾。
冉冉升起的香火下你许下的那祝君安好的心愿熏乌着,晕开。


『不管外面的世界会变成怎样  我们还有我们的小小天堂
恍惚的倒带中开绽的晃白光景里掀开了斑驳着玫瑰色的盛夏。
湛蓝的海平线捣碎一阵阵搁浅的海风温柔了过往,缱绻着最美的那个夏天在那座小城市里那隅小小的爱。
蓝白交织的风景线缝编着她那身随意地披了件宛如熟透的番茄般鲜红的衬衫的身影,模糊的遥想在长长怅怅的巷弄里纷飞蔓延着,清晰。


『慢慢爱  不慌不忙
那一天冰冷的甘蔗水在烨烨阳光下温暖了你们的笑靥,在勇气的章节里写下最美丽的诗篇。
那一夜微涩的柠檬啤酒麻醉了彼此皎洁的心醉依偎着,在纷扰的世界了埋下最初的简单爱。
那一年年少懵懂的你们默许下了无限大的八千年约定,在浓稠幽暗的生活里努力地实现着。
梦里那点点迷惘的星光照耀着属于你和她的那年那天那夜一幕幕熟悉的场景,微亮的温度弥漫着。


『我有你守在身旁  眼睛就可以勇敢  看岁月怎么漫长
前阵子的报纸上网页里披盖着地球另一端那片北美洲宣布合法化的黑字白纸证明的棉被。
你们沉睡在这篇篇冲刷着绚丽彩虹升华的解放里,相视笑着。



『我们不需要法律证明的爱情,
我们仅仅需要社会的一份宽容』

2015年8月20日星期四

听说

他披了件沾着汗水的白色衬衫在烤箱旁等候着。而你,尽管小心翼翼地在模具上铺了一层又一层的面糊,眼神却不禁游离至他的背影上。他似乎感觉到你目光的温热,陡然回过头,望着你。你们对视,噗嗤一笑。

那是一个炽热微涩的夏天。

清晨,你一把冷水往脸上泼,冲走了朦胧惺忪。走到厨房,洗了刀子削着青瓜切着番茄,只为了做个小早餐。

两片面包里夹杂了你憧憬而脆弱的渴望。

烘焙室里,你很自然地把便当盒递给了他,他也很自然地收下。你和他吃着聊着笑着,很自然的。

这一幕幕自然发生的情节在旁人的眼中划成一道暧昧的风景线,在旁人的口中扭曲成不堪入耳的画面。

“听说那个新来的喜欢他…”
“听说他们在一起了…”
“听说之前有人看见他们单独出去也…”

尔后,他消逝在你的视线里。烤箱旁,你不再看见他那身被汗水沾湿的白衬衫。

最后也辞掉了工作的你,怅惘。


忘了喝了多少毫升的酒精,麻痹的神经始终清醒了。

拿起了刮胡刀,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将那缕美好的云彩一抹抹地拭去,徒留一丝丝的胡须吞噬着纯白的洗手盆。

你也忘了多少年后,再遇见了他。眉宇间添了几分成熟沧桑的他打破了沉默。

“听说你这几年过得很好…”


你莞尔。
听说。一切一切,仅仅是,听说。

依旧

你望着少了星辰与月光的夜空,晾起一件件衬衫。宁静的空气中弥漫着熟悉的洗衣粉味道。

澄橘色的街灯缓缓洒在树叶上,勾勒出一幅如诗如画的风景线。你看得醉了。

夜风一阵一阵的。你惹了一身温柔,被远处的狗吠声唤醒了沉睡的恍惚。

街景依旧与沾满粉笔灰的记忆那般鲜艳。一切一切似乎不曾改变。

而你依旧与爬格子的时光那般戒不掉咖啡瘾。一切一切似乎不曾改变。只不过此刻的你恋上了酒精的微醺。

刺手的棱角似乎磨得光滑了些。毕竟二十一了,你莞尔。

只有你最清楚,你依旧是你。


『不一样,又怎样』

2014年1月5日星期日

再见,十九之夏


聚光灯绚丽地缀着每一寸肌肤。屏息。
游移在微凉琴弦上的指尖划破了舞台上每一隅的稀薄空气。
用尽懵懂和迷惘拼凑的青春狂想曲在捣碎的静谧里华丽地回荡着。

推开了那扇虚掩的蓝色大门,一幕幕渲染了时间幽微皱折的零落情节纷飞着。
老师站在那铺了亮白炽光灯的课室讲台上努力授课的光景,徒留一地回不去的苍凉。
同学们的睫毛上都挂着最后战役硝烟的风景线,就在那一个试卷纷扬的季节。
蓝色裙摆白色衣角悬挂在时光边陲摇晃不止,最单纯的友谊之草在阳光和煦下晕开了芬芳。

最后的最后,晃白晃白的倒带倾下了满城的眷恋。
指尖离开了超载的弦。
拉长了回忆的影子,静默。
塞满了苦涩的光阴,停驻。
落幕了疯狂热血十九之夏的舞台上,残留细微而伤感的无垠寂寞追着最初的美好。

那绽放在夜空的烟火让你正式告别了2013年。
再见,十九之夏。

2013年12月2日星期一

第一次的拥抱

『发生过的事情不会忘记,只是想不起而已。』

那是一个荡漾着稚气呼吸烂漫气息十年前的晃白场景。依稀中,暖阳投射在她的脸庞。她是表姐的女儿,却和你同龄。你很快的就与来自狮城的她混熟了。

但此刻的你始终想不起那年两位九岁的女孩以什么样的开场白来打破那年龄相仿却辈分不同的尴尬场面。你也忘了那时候和她聊的是什么话题。这一刻,更无法明白当年的你和她是如何能够与仅仅相识一天的玩伴一起洗澡。

那是一抹消逝在光阴里赤裸的纯白。

记忆里那个告别的巴士总站缀满了无邪的淡淡忧伤。或许彼此的心智都无法清楚诠释离别的滋味。

你望着她准备走向眼前那庞大的旅行巴士。蓦地她停下脚步转身望向你,张开了双手。

『啊?』霎眼间,成长于传统的东方家庭未曾习惯这种西式礼仪傻气的你反应不过来。

『Just a hug。。。』她扬起了嘴角看着那依然伫立在原地的你。

依旧清楚记得她迈开了脚步走上前给不会拥抱的你一个深深的拥抱。那是一份前所未有的温暖。

十年后的你已想不起她那早已残留在旧时光里的模糊脸庞。但你始终忘不了那第一次的拥抱。

还有那个让你学会拥抱的她。

2013年11月27日星期三

再遇见

你随意换了件黑色T-shirt顶着没有抹上发蜡的发型塞了几张银钞进口袋骑着自行车往附近的超市驶去。午后阳光将泊油路上那个乱糟糟的影子拉得好像逝去的微涩青春那般长。烨烨日光坠满了搁在铁栏旁的自行车。你孑然穿梭在那荡漾着冷空气喧嚣纷闹的超市往那弥漫着面包香的方向走去。

蓦地,你似乎看见了那张曾经烙在心头的清纯脸庞。你伫立在原地望着迎面而来的她。彼此那五米的距离宛如地球环绕太阳公转了一圈般遥远。你眼神里的讶异投射在她扬起的嘴角旁。四米,三米,两米,一米……你在心里忐忑地倒数着。

她终究还是走到了你的眼前,微微地笑了。霎眼,你的回忆奔腾翻涌着。忆起那年印着幼稚傻气笔迹的白色情书。忆起那年闭上双眼也背得出的电话号码。忆起那年买下了却送不出去的生日礼物。熟悉的疯狂美好蔓延在此刻人来人往的陌生场景。

她梳了泛黄记忆里的马尾。沉默片刻,她嘘寒问暖的声线温柔了斑驳曲折的旧时光。一切的一切仿佛不曾改变过。

最终你和她结束了那几分钟的短暂对话。擦肩而过的瞬间,尘封的堆积回忆化作云烟。原来你早已放下释怀了,只是连你自己也不知道。

你望着轰嚣划过天际的飞机,莞尔。



2013年10月14日星期一

初夏折光

我们活在浩瀚的宇宙里,满天飘洒的宇宙尘埃和星河光尘,我们是比这些还要渺小的存在。你并不知道生活什么时候就突然改变了方向,陷入墨水一般浓稠的黑暗里去。
—『小时代』


『微雨之城』
均匀柔和的灰白色天光从天幕浸染开来,细雨纷扬。咖啡杯口冉冉上升的烟气在苍白空气中描摹这城市的寂静,荒凉蔓延。沉淀在喧嚣纷扰城市的冷漠虚伪吞噬着每一寸肌肤,厌倦疲惫。庸庸碌碌的日子似乎好过些。但埋葬在你心中的那一个秘密回忆安静地沉睡着,化成这孤独时代的缩影。


『星辰』
忆起第一次躺在深夜的沙滩上数着星辰的闪烁。零零落落的啤酒罐微醺了皎洁的月光下的热血青春。时光似乎静止着,就在你望着他那缀了漫天星光的眸子后。所有的梦话呓语在昏暗的海岸线上来回盘旋,化成记忆里无垠的星空。


『喊他』
一圈圈的涟漪化成了那一个耀眼夏季里的他。单车上那件干净白色的校服在烨烨日光下纷飞着他繁杂的思绪。你喊着他,他回头瞥了一眼,单车依旧循着回家的路线行驶着。那一天,你眼角滑落了一段无言的青春寂寞。


『标签』
世俗所谓的标准狠狠地标签了你和他。开不了口的无奈与沉默拉远着彼此的距离。许得无限大的心愿凋谢在灯火阑珊的世界。始终到不了彼此的世界的尽头。失望残忍地将彼此拖进了深渊。


『落叶归根』
你和他早已在毕业后失去了联络。但,几千天的地球少了太阳依然努力地自转着。这一刻,彼此依旧在大大的绝望中小小地努力着追寻生活的理想。那一抹初夏的折光或许已淡忘了,亦或许仍惦念着。

2013年9月15日星期日

悄悄告诉你

『候鸟飞多远 还想念着南方』
在分不清梦境抑或现实的庸碌城市,穿梭。
卸下的冷漠无力地惦念了那时候的破碎小时光。
那些只适合收藏的记忆随着梦境,老去。
影子的影子,静默。


『想象着再见面 却怕自己不勇敢』
微小的世界守候着那一次微涩的重逢。
你脸颊上的微笑弧线似乎少了些什么。
微凉的温度模糊了微亮的盛夏。
恍惚的残缺中,呜咽。


『有些事 有些梦 还找不到谜底』
时光偷走了错过的勇气,躁动。
回不去的永远追逐着所谓的永恒。
始终松开了掌心,妥协。
遗忘,才是最美丽的纪念。